即时新闻

“秃儿”来啦

来源: 京郊日报     2018年12月06日        版次: 04     作者:

    ●董华

    发生在我们坨里村老郭家的这档子事情,距现在一百多年。

    一百年以前,我们那个地方虽然占面积不小,然而住户稀稀拉拉,远不如现在繁华。因为靠近了山,野兽时常出没。为了防备野狼夜间突袭,山坡和守道边住户,房前屋后的土墙壁使用石灰水,涂了几个大圆圈。据说,跳高不跳梢的狼,夜里看见白晃晃的圈害怕。解放以后很久,靠河沟村口的老范家,那堵墙还存留着吓唬狼的石灰圈痕迹。

    ——老郭家怎么会和“秃儿”拧一块,得细说。

    先说他们老辈儿的营生。世上三百六十行,他们家开“杠房”。杠房做什么用,得跟现在的人讲清楚。早先,娶媳妇要坐花轿,死人要装棺材抬。红事白事,均需要器具,而器具杠房齐备。娶亲者省事,把轿子供给他即可,顶多再派遣一拨吹鼓手。而发丧老人就不那么简单了,租用的器具除了长杠、短杠、大绳、小绳,还要由杠房去人辅佐。绑绳子特别需要技术,结实、牢靠,必保抬棺材的一程平安无事。待棺材入坑时,所有的绳扣还必容易解开。这当中离不开杠房的人亲历亲为。往往,事主家连器具和人工一并雇用。

    十里八村,老郭家的杠房为独一产业。

    冬季里的一天,郭家老爷子在为外村一家忙完丧事以后,迈上大石河草桥,发现桥上卧着一只软塌塌的小崽,它冻得“吱吱”叫。至跟前,小崽叼他的裤子。会不会是一只未离奶的小狗呢?这么想,见可怜,就把它抱了起来,捂进皮袄,走五六里到家。

    接长补短外边有业务,郭老爷子带回家来的一些肉食,全喂了这个小崽。一来二去,它跟老爷子亲。

    养了一年多,这东西体格不显大,食量却变大。并且,剩粥剩饭一概不吃,就喜欢吃肉。在肉食断顿的时候,它焦躁不安,也发现几回头天晚上关严的大门在天亮前开了一道缝。之后,就听街坊老太太喊“丢鸡”。有一天中午,他假装睡觉,忽然间院里的鸡一阵大乱。隔窗一瞧,是这狗东西追逐,鸡儿掉魂似的扑棱棱乱飞。是不是狼崽呢?邻居提醒,郭老爷子这才谨慎起来。

    再行观察,判断无误。

    “不能再养下去了”,“再养该出大事了”。郭老爷子暗自拿定了主意。有了主意,他也不跟旁人说,在一次赶集的时候,买回了几斤肉,他准备喂饱了它再把它送走。

    一刀一刀将肉切了,一块一块喂给了小狼。待小狼把肉吃尽,他对小狼说:“我不能养你了。养不起了。养你一场,留个记号吧。”遂即拿刀子割了它一截尾巴。小狼也无反抗。

    把小狼装进筐,老人背着离开家,他决定的地点在七八里外、靠近山林的地方。一路走一路跟小狼嘟嘟囔囔说话儿:“以后你就叫‘秃儿’啦啊,自个儿过生活,就别回这个家了。”小狼在筐里低声呜呜,仿佛听懂了话。老人目送小狼上了山坡,一段山路上老人看见它几次停脚回头观望。

    几年过去了,郭老爷子没再和小狼碰过面,却平白无故地遇见过几回被咬死的兔儿、山鸡堆在自己家的大门旁。都是夜间来的,老人并不知道谁来送的。

    一天,他又去外村帮助料理丧事。主家招待热情,多饮了几杯,临行又送他几块肉,满心高兴,回家时天色大黑。酒劲上头,晕晕乎乎,半睁眼往家走,迤逦歪斜。在迈下草桥时,恍恍惚惚看见桥头闪着几盏绿灯。揉揉眼,他立刻识别出了那是三只狼的眼睛发的绿光。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进退两难,他的头发根发奓,酒醒了。幸好人家给了几块肉,他想把肉甩给狼,对付过去就行了。便一块肉一块肉地往出甩,甩出一块,狼不阻拦,让开道,他就往前多走一段,可是甩出了最后一块肉,狼还是不紧不慢、哒顸哒顸地跟着。离村还很远,喊人听不见,正发愁之际,由后边又追来一伙狼。多可怕呀!老人一拍大腿,仰天叹道:完了!这回狼皮棺材睡定啦!

    就在绝望之际,朦胧月光下瞅见后边追踪的狼群,领头的是一只秃尾巴狼!他试探地喊了一声:那不是秃儿嘛!只一嗓,那领先的狼止步,扬起头打量他。随后,它一声长嗥,左一口,右一口,咬开了它的同伙。群狼四散,他脱险了。秃儿没跑,一路护送,直送到村边出现人影,它才往回走。

    这档子事,最早听说的那一茬娃娃,成了爷爷以后,全离世了。新社会之初诞生的一茬娃娃,也做了爷爷,可这个故事还在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