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瑜伽师肖鹏
    将生命与自然融为一体

        ●王世博

        通州区潞城中心公园里,有一道美丽的风景。在红花绿水的自然风光映衬下,一抹抹素雅白色点缀其间。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个身着白色瑜伽服,脚踩瑜伽垫的人群正在进行户外瑜伽训练。在舒缓的音乐伴随下,他们变换着有力又舒展的瑜伽动作。这一刻仿佛空气都悄然静止,精神也不由得随着这项安静的运动慢慢沉静下来。公园里的其他人群也忍不住驻足观看,欣赏起这优美如表演的户外瑜伽。

        在这群人中担当指导角色的正是肖鹏。在他的带领下,热爱瑜伽的人们可以自愿来到公园,与大家共同享受自然的美妙与精神的宁静。在通州区不同地点的公园里,这样的户外瑜伽公益活动,肖鹏一年间大概会组织四次。久而久之,便成为独无一二的通州影像。

        心灵与身体的驿站

        在见到肖鹏之前,本以为这样一个声望颇高的瑜伽师,会是一位较为年长的老师,没想到肖鹏却是出乎意料的年轻,大概三十岁出头的样子。说起话来和缓又亲切,有着与他这个年纪不符的平和淡然。说起与瑜伽的初次相遇,他微笑着描述说是一见钟情。

        大学里肖鹏学习的专业是工商,与体育毫无关联,与瑜伽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与普通爱睡觉的年轻人不一样,肖鹏从大学开始就有一个特别的习惯,每天很早就起床锻炼身体。一开始是绕着操场跑步,后来便进了健身房,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进行锻炼。也是一次健身完,他从自由锻炼区的透明玻璃旁,看到了正在进行中的瑜伽,“第一次看到就觉得很有意思,想自己去试试”,很快肖鹏就开始练习瑜伽,这一练就近乎于痴迷。

        那时,他对瑜伽的喜爱程度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每天一大早儿就要训练两个小时,下午再去两个小时,一天中几乎一半的时间都和瑜伽度过。“刚开始练的时候不专业,总弄伤自己”肖鹏指了指胳膊和脚腕,那都是最初练习时留下的印记。不过,伤痛他全然不在意,最吸引他的,是练习瑜伽时内心获得的平静感。这也是瑜伽和其它运动相比的独特之处。

        如今,肖鹏已经成为一名专业的瑜伽师。瑜伽这种运动,可以比作是心灵和身体的一个休息驿站。说是运动,但是瑜伽总是舒缓和修复的,对身体不会造成太大损害,所以一些颈椎、腰椎的伤痛,都可以通过练习瑜伽进行恢复。另外,瑜伽还有一个分支为冥想,通过冥想,能够将身体里淤堵之处疏通,也能将心里的急躁和愤懑化解。所以说,一旦来到瑜伽这个驿站,便能够获得心灵和身体的双重放松。

        生命与自然的融合

        痴迷瑜伽的肖鹏,一开始也想将这个爱好作为事业发展下去。“我也开过瑜伽馆,但效果不佳。”当然,这个不佳不是说肖鹏的教学效果不好,而是和他心里想要达成的目标产生了分歧。“练瑜伽应该是一个特别积极的事儿。”肖鹏说,过多的学员和全天不停歇的课程,让他难以专注每一节课的获得和体会。“每节课都要有看得见的进步,这是一种成就感”,而这种成就感才是推动他继续练习的动力,如果课程太满,反而会适得其反,让他不仅身体疲累,精神也格外紧张,失去了瑜伽应有的怡然自得。

        因此,肖鹏开始转变方式。他关掉瑜伽馆,将自己家改造成一个类似工作室的地方。“朋友们想来就来,全凭一个兴趣”,肖鹏还办了为期21天的瑜伽训练营,收费完全低于市场价格,相当于作公益。每期训练营都会有很多人来参加,甚至还要排队,上课的场地也因为人数的增长不得不扩展。肖鹏说,这样做不为别的,只为能有更多的人能享受瑜伽的美妙。

        举办公益户外瑜伽也是同样的缘由。户外瑜伽,指的是瑜伽爱好者到户外进行练习。选一个明媚的天气,和一群共同热爱瑜伽的人们为伴,到风光优美的大自然中去。也许是幽深宁静的山谷中,也许是在鸟鸣泉声伴随的山涧旁。走入到自然中练习瑜伽,会获得与室内完全不一样的状态。身体完全安静下来,聆听自然的声音,思想和身体都仿佛回归到婴儿状态,投入自然的怀抱。

        当肖鹏带领着这些瑜伽爱好者们来到户外,身着一样的训练服,共同练习一套瑜伽体位。呈现出的整齐又优雅的动作,会格外引人注目。也正是因为这样,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走近了瑜伽这项亲和又带有神秘色彩的运动,获益无穷。

        独一无二的通州影像

        虽然不愿意搞经营,但是由于教学认真负责,肖鹏的名声还是越来越大。在通州,提起瑜伽来,大家都知道有肖鹏这么一位不错的瑜伽师。通州的许多单位都专门请肖鹏过去,给自己的员工开班教学。“我也想以自己的能力给通州的建设出一点力”肖鹏说,2016年,他带领着自己的学员,以瑜伽为元素排练表演。在通州区文化馆参加演出。这一演,一举让通州人民认识了瑜伽。而表演所需的一切费用都是肖鹏一人承担的,“别人说我神经病,费心费力自己出钱做这个,”肖鹏淡然一笑说,这样做只为自己心里舒服,没有其它的想法,更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

        现在,肖鹏的瑜伽学员以通州的中老年人为主。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位78岁才开始练习瑜伽,如今已经81岁。肖鹏说,老人这么大的年纪还愿意接受全新的事物,让他非常佩服。而最初练习瑜伽时,老人必须得让家人接送。练了一段时间之后,老人主动提出要自己乘坐公交车来上课。这样的转变,也让肖鹏由衷地感到满足。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成年人,肖鹏的学员里也不乏小朋友。有的小朋友本来是家长带着一块来的,没想到一练就喜欢上了,主动跟家长要求坚持学下去。无论是什么年纪的人,只要喜爱瑜伽,肖鹏都是来者不拒。

        策划公益户外瑜伽活动也是肖鹏自己的想法,“将这些真心喜爱瑜伽的人聚在一起,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肖鹏说,户外瑜伽活动每年都会举办四次左右,大家自愿报名,整个过程一分钱不收。每一次户外瑜伽,都吸引无数的瑜伽爱好者参与。有一个大姐告诉肖鹏,为了能有机会参与一次,她整整等待了两年!

        户外瑜伽也变成了通州的一张名片,每一次的公益瑜伽,都成为通州独一无二的美好影像。肖鹏也乐意继续做下去,正如他自己所引用的诗句:“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他不奢望成为瑜伽大师,但愿为瑜伽、为通州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获得内心的自得与宁静。

  • 续清
    真丝手绘“画”传承

        ●田红媛

        都说“画如其人”,这话用在续清身上一点儿没错。初次见面,她衣着简单,言语谦恭,古朴随和的性子让人感到如沐春风。续清出身书香世家,从小师从其父续永康学习工笔画,并多次得到工笔花鸟大师田世光老先生的亲自指导。她坚信勤能补拙,认准了这一行就要做到底,几十年来笔耕不辍,功底愈发深厚,笔法愈加纯熟,在绘画艺术和工艺美术领域都取得了极高成就。

        要成为像老爸一样的人

        续清的父亲续永康毕业于国立北平艺专(中央美术学院前身),生前主攻工笔花鸟画,是田世光先生第一代入室大弟子。从小家里就堆了父亲两大铁箱子的画稿,续清对父亲打心眼儿里敬佩,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老爸那样就好了”。

        小时候父亲作画,续清总是在旁边认真观看,中间因什么事儿耽搁一下,定会吵着让父亲停笔,等她回来再动笔。在父亲案头边儿上长大,续清六七岁就开始学习画画,她喜欢画宋帖,觉得宋帖尊重现实,不会刻意地美化、夸张。“你看这画儿,都是我老爸自己设计的,兰花、腊梅家里种过,都是根据生活去画,竹子有干尖儿,深浅颜色不同,不能一个色儿,就如实地表现自然。”

        续清总说自己是最笨的那个,别的事情做不成,但在画画这件事儿上却可以,因为自己有着一股子劲儿,说好听了叫“执著”,说不好听了就是“较真儿”。学真丝手绘的时候她功底不足,就照着父亲的画稿一遍又一遍地临摹,线有一点点弯都会重新再来。“老爸叫我,清啊,饭熟了来吃饭。我说不行,还有一点点弯。老爸说行了行了,我就较劲儿,非要重来,等自己满意了再去吃饭。”

        因为这坚韧执著的性子,续清的绘画基础打得非常扎实。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和父亲在国画车间工作,父亲起稿,她勾线,就这样一点点把手艺带了出来。机缘巧合之下,续清的作品被故宫发现,差点调到故宫工作。虽然最后不了了之,但遇到“识货”的,现在说起来,续清还是很高兴。

        做什么事儿多动动脑子

        仿宋工笔画非常吃功夫,想要进步,唯有多练多体会,用心去琢磨。续清的笔法细腻,功底颇深。而每当别人盛赞时,她却总是摆摆手,只说自己是一个领域做得长了,有点经验罢了,别人夸的不是自己,而是老父亲。

        学习画画的时候,父亲从不会对她苛责打骂,哪里画得不好就给指出来,直到画好了便是。一定意义上讲,他不是个“严师”,却用自己的言行影响了女儿一生。“爸爸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句话,‘清,以后做什么事儿多动动脑子’。”就是在那一刻,续清忽然明白了,以前自己就像时刻拄着拐棍,老爸这一走,就全都得靠自己了。

        续清的创作中饱含自己的想法,每件东西都有独特的内涵。材料的选用上也从不马虎,别人说的话她都认真听,给自己的创作带来了很多灵感。

        她拿起手边的扇子,随口讲到“你看这扇子,前面是一只小猫在抱着寿桃,后面是富贵牡丹吸引来的蝴蝶,‘猫’‘蝶’谐音‘耄耋’,给老人家祝寿再合适不过了。如果送新婚礼物,就选这个,两只蝴蝶比喻两个人,百合花就是百年好合,菊花意味着聚在一起,竹子谐音‘祝’。”

        小时候出去玩儿没有相机,续清也从来不见父亲拿着本子写生,可回来以后画的贺年卡、手绢儿都特别精致漂亮。续清说,这训练的就是眼睛、脑子和记忆力,有些东西得细细去琢磨。至今为止老爸的东西她还全都留着,这些东西就像老师一样时刻在旁边监督着自己,一定要精益求精。

        艺术无价 知音难求

        2006年百工坊开业,续清的先生季顺因火绘葫芦的技艺被邀请过来。一开始这个小作坊里只卖葫芦,2008年北京奥运会召开,百工坊领导发现续清有真丝手绘的手艺,就特许她在作坊里摆上手绘扇子和一些画作。在真丝上创作更不容易,颜色和水分的控制非常严格,续清练了三十余年,技艺过硬,画出来的作品经常被误以为是绣品,甚至很多同行都来收藏她的折扇。这对她来说,既是激励,又是压力。

        作坊里续清的许多作品都并不标价,在她心里这些都是自己的孩子。她总说,顾客与我素不相识,但人家买了咱的作品,就一定要给最好的,哪怕心里再喜欢也不能自私地留下,大不了再画一幅。来买画的人中很多都是回头客,每次一进门问句“续老师最近又有什么新作品”就是对她最大的认可,心里足矣。

        在续清心中,艺术无价,但只要顾客真爱自己的东西,一切都可以商量着来。她动情地讲起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件小事:有一天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和父亲来作坊里溜达,看上了自己之前画的一把宋代折扇。扇子本来是放在后面的,不知怎么引起了他的注意。续清劝他换一个,可以先收藏一幅便宜点儿的作品。小男孩儿转了三圈儿,却还是执意要这把折扇,并认真地告诉父亲,“你现在买了给我收藏,等我老了我就给我儿子收藏,再往后……”续清一下子就动容了,虽然孩子不到十岁,但却真心喜欢自己的作品,这把扇子无论如何都要给他。

        只为保住老祖宗的根

        仿宋工笔画和真丝手绘都很吃功夫,学起来既艰苦又没有前景,成材率极低。自老一代离世,新一代革新后,真正根本的东西所剩无几。而它又与泥人、面人等手艺不同,没办法普及开来,技艺传承堪忧。

        有一段时间,续清受邀去给学校里的孩子们上课,但几节课下来她却感到既诧异又难受。自己虽然尽全力想教些真东西,但孩子们连握笔姿势都有问题,再说到更深刻的东西更是无法接受,续清不禁怀疑,难道老祖宗的东西真的到这个时代就要断了吗?根基不深,要怎么传承?

        “现在的东西让人觉得特别可怜又可惜。我一辈子就对着这个活儿,就是想和老祖宗多学点儿,保住老祖宗的根。”续清说到这里声音有些颤抖。

        前两年一场重病差点要了她的命,做完手术后医生告诉她,如果三个月里抬不起来胳膊就算废了。知道有可能再也画不了画儿,续清吓得每天都在窗台边儿上练抬手的动作,用了一年才把胳膊举上去。六七十岁正是创作的高峰期,她说自己不会写书,只想换个形式把自己会的东西“写”在画里面,让作品留世,让后代的孩子们看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