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循历史足迹 访建筑之美

        ●于曈

        金秋的阳光温馨恬静;金秋的微风和煦轻柔;金秋的蓝天白云飘逸;金秋的田野遍地金黄。

        时间倒回到明永乐十八年,也就是将近600年前,一座专门用于皇帝祭祀先农神的祭坛在北京南郊建成,这就是如今在天坛公园附近的先农坛,即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包括古代建筑实体和中国古代建筑艺术展品两部分。前者以先农坛古建筑群为展示内容。后者系统介绍了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发展历史,集中陈列于太岁殿正殿、羽殿中。来到这里,不仅可以感受古代皇家祭祀文化,还可以循着时间长轴回溯中国古代建筑的变迁。

        皇家祭坛先农坛

        先农坛是明清两代帝王祭祀先农诸神及举行亲耕典礼的场所,现存的古建筑主要有先农神坛、太岁殿、拜殿、神仓、具福殿、观耕台、庆成宫等,2001年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以农为本,民以食为天”,农业的丰歉直接关系民生和国家政治安定。因此,历代帝王以祭祀农神的形式表达对先农之神的崇敬,借以求得五谷丰登,社稷永祚。

        祭祀先农和亲耕的传统,可以追溯到周朝,但不是每年举行。明清两代,成为国家重要的祭祀典礼,而其中,清代是中国古代祭农活动发展的顶峰时期,祭祀和躬耕籍田不仅制度周密祥备,典礼过程也隆重有序。明清两代皇帝中,康熙祭祀的次数最多,有59次。祭祀的流程主要分为演耕、亲耕、赐茶。在亲耕前,首先要进行“演耕”,这种制度始立于雍正帝,亲耕前皇帝选择一处场所,按照亲耕要求演习,保障先农坛亲耕享先农大礼的顺利完成,这一制度一直延续到清末。而后是亲耕,祭祀在每年仲春亥日,皇帝率百官到先农坛祭祀先农神并亲耕。在先农神坛祭拜过先农神后,在俱服殿更换亲耕礼服。整个亲耕礼仪由亲耕、观耕两部分组成。亲耕为皇帝四推,即推犁耕作四趟,观耕为皇帝四推后,登观耕台观看王公五推、大臣九推。之后则为礼成后给王公大臣的赐茶。秋天,亲耕田收获后,将谷物存放在神仓院,供北京九坛八庙祭祀使用。

        如今的先农坛虽然早已经失去了当时的使命,在经历了五百年的沧桑后变为仅供观赏的古迹,但是它无处不体现着历史、文化、艺术的价值。现在的先农坛与育才学院同在一处,外坛已成体育运动场所,学生们在运动场上嬉笑打闹,无处不显示着朝气,而内坛早已经历了历史的洗礼中古柏成荫,沉淀下的都是古朴的历史印记,修葺后的建筑群屹立其中老当益壮更显辉煌。

        中国古代建筑展

        先农坛作为古代建筑博物馆的一部分,与这里的历史文化底蕴相得益彰,而位于轩辕殿内的中国建筑展则为博物馆的主题展览,将“空间造型艺术与建构技术”这一由中华民族所创造与发展的建筑艺术以时间的脉络梳理,将神奇的土木结构、卓越的科技成就与迷人的艺术风采以文字图片与建筑模型的形式进行展览与介绍,环绕参观展厅一圈,仿佛走过了整个中国古代建筑的发展历史。馆内拥有堪称中国沙盘之最的“北京旧城模型”、中国藻井艺术孤品“北京隆福寺藻井”、按比例缩小的“北京天坛祈年殿模型”等展品,展现了中国劳动人民卓越的创造力及中国古代建筑的博大精深。

        中国古代建筑的萌芽与发端开始于大约公元前初期,在原始社会、夏、商、周等时期,人们开始自己动手建造居所,穴居、巢居等原始建筑由此诞生,开启了人类以建筑适应自然与社会的文明历程。伴随社会历程的发展,王权意识的逐渐加强,王城国都、宗庙、宫殿等建筑形态日益成熟。秦朝存在时间虽然短暂,但是却留下了光辉的一页,汉式的衰落、唐式的萌芽,各民族建筑文化的交融,外域文化的传入并产生影响,种种变化因素都齐聚这一时期,而变化的结果则产生了灿烂的隋唐建筑。两宋时期建筑发展不平衡,宋统治区域内发展较快,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在中国建筑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元代立国时间较短,阶级关系和民族矛盾复杂,社会动荡不安,虽然建成了大都这样伟大的都城,造成了各民族、各地区建筑文化交流的新契机,但未能在建筑发展史上取得宋代一般的成果。明代创造了新的文化高潮,这一时期引进南方建筑工艺,构架制度进一步规范,工艺技巧更加细腻。紧随其后的清代将明代所累积出的成熟技艺推向灿烂的高峰,并进一步完善发展,是中国古代建筑历史的终结,是一个集过去之大成,而且酝酿着新的转机的时期。

        中国古代建筑展以大量的图表、照片、实物、细致精美的模型,介绍了中国古代建筑从茅茨土阶的原始状态发展到明清时代城墙高筑、布局严整的宫廷建筑。再现了我国劳动人民卓越的创造力,展示了中国古建筑悠久的历史和辉煌的成就。领略中国古代建筑辉煌的发展历程,欣赏典雅的造型与独具一格的技艺时,我们也在其中体会到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先人的智慧力量之强大,体会到了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

  • 北京“候鸟老人”银滩放歌

        ●刘连良

        9月5日晚上,“北京康康管弦乐团”一行50人,来到山东省威海市银滩海滨度假区 ,同在此“栖息”的由北京退休老人为主组成的“银滩之友艺术团”的演员们,联袂为当地群众奉献了一台精彩的文艺晚会。两个小时精心安排的器乐合奏、独奏和歌舞节目赢得了观众们热烈的掌声……

        天下第一滩

        山东威海乳山银滩是闻名的“天下第一滩”。十几年来,从千里之外的北京来到这里购房的老年人数以万计。这里天蓝、海湛、空气清新,海滩上洁白的细沙像过了筛般细致,一脚踩上去软软的非常舒适。 夏季漫步沙滩,磕头碰脑儿的净是北京人。当然还有许多来自津、沪、川、皖、冀、辽、鄂等省籍的老人,而其中仍以北京人为众。笔者和从公安东城分局退休的杨警官攀谈,干吗千里迢迢跑这儿来买房?老杨说,咱在这买房图的就是清净、空气好。并没有惦记着升值,这儿就是养老之地,他说享受即是价值。

        67岁的退休工程师荆菁,居住在威海的“银滩海之缘小区”。过了花甲之年的荆菁一头银发,滿面红光。眼镜片后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闪烁,文雅中透着睿智。荆菁喜欢旅游、健身和阅读。并报名参加了网上老年大学。这位颇具文艺天赋的女工程师擅长朗诵、主持、播音以及模特和舞蹈,是小区老年艺术团的台柱子。

        惬意的田园生活

        在荆菁看来,采菊东篱下悠然南山中,银滩悠闲的田园生活是北京老人选此养老的代表情结之一。她有个北京朋友叫“半农”,是个70多岁的老者、退休前是“京官”。老人喜欢上了银滩的碧海蓝天,10多年前就迁居到此,过起了陶渊明式的生活。老人闲暇时用躬耕打发简单的退休生活,身子骨练得特硬朗。每到春天播下种后他就随心气儿去打理,并不在意秋后的收成有几多,到了大秋之际,他便招呼北京的老乡们来秋收。看到大家滿载而归的喜悦,老人家总是哈哈一笑。荆菁常带朋友去老人家地里刨白薯、花生。老人说,我自己吃不了多少,收成都给朋友。他就是这样一个自己管春种夏锄,打下果实让大伙来收,还洋洋得意可爱的老头儿。有着长驻打算的老先生还于大前年,把自己多年的藏书连锅端全都从北京拉到银滩,捐给了当地的图书馆。

        荆菁认识一个老同志,是个退休的转业干部,网名叫“军容镜”。这个转业干部本已在银滩购置了商品房,却又嫌小区城市化的味道太重,便索性跑到山里又买了几间农民的房子,接长不短过去住一段。他的老伴儿在家作画,他自己在山上侍弄茶园,每天都可以品自己亲手种的绿茶。其房东每当接到“军容镜”要回来的电话,一准先把炕烧热并准备好新鲜的果蔬和生活用品。随着门外“嘀嘀”的汽车喇叭声,老两口牵着他们的泰迪狗便进门了。

        老北京新邻居

        67岁的银行退休员工王燕彦,家住房山区。2010年4月她和老伴儿来银滩看房时,这里的碧海蓝天,空气纯净,花木葱茏的环境便吸引了她,更可心的是这儿人少车少,远离城市的喧嚣,是典型的世外桃源。王燕彦所在的“檀香丽湾小区”,前靠海后倚山,满目绿色、小桥流水、曲径通幽。

        王燕彥说,这儿的水质特好,老人们上山背泉水吃。即使天旱时到老乡井里汲水也是甘洌适口。在这生活六年了,烧水的壶里还跟新的一样,没有水垢的痕迹。她们还在小院里栽瓜点豆种上葡萄,收获之时吃不了就分给邻居。

        家住海淀区63岁的张桂平说,转眼间我在银滩已经生活了6年。小区里的业主来自全国各地,但人数最多的还属咱北京人。许是远离家乡之故吧,走在小区甬路上若碰上个口音是京味的主儿,双方立马就自来熟热乎起来。时间长了竟有同住在北京四合院的感觉,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大伙儿都来帮忙,哪家做好吃的了也一准会请大伙儿分享。老人们为了抱团取暖、找乐子,踊跃地加入了小区的乐队跟合唱团。赶集是最令张桂平她们乐此不疲的事了。其家附近的好几个村子都有集市,距离不超过千米。每逢阴历初五和初十都有集市,张桂平和邻家姐妹结伴去赶集,购买老乡家养的禽蛋,刚打上的鱼虾和新鲜的蔬菜、水果,东西好价格还便宜。熟人和老朋友在集上相遇,争相高兴地打招呼聊天,这种热乎的感觉在大城市里已经久违了。

        年过半百学艺

        张桂平说,身处海边的日子里,北京老年人的生活很充实。自己除了操持家务外,锻炼身体和唱歌才是精神追求与享受。她参加了“银滩之友艺术团”去吹黑管,这个以北京退休老人为主的社区文艺团体,其成员有工程师、公务员、教师、转业军人、工人和职员。在这里人人平等,团结友爱,气氛和谐,学习艺术共享快乐,老人们在一起度过欢快的时光。

        身处异乡的北京老人,看重的是沟通和理解、信任和友谊,并以此作为精神慰藉的基础。家住昌平区回龙观、现已退休的原市民政局干部杨玉栋,深有体会。他说,现在银滩的老年文化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仰仗于艺术团的团长和创始人范志强。65岁的老范退休前是区工会的工会主席。为人热情、聪明练达、多才多艺,6年前老范组织老年文艺爱好者,自费购置乐器、音响成立合唱团为群众义务演出,从当初的七八个人发展到现在150多人的规模。现在“银滩之友艺术团”排练、演出,每周三天练乐曲、唱歌,另外三天练舞蹈、打腰鼓。对内对外演出频繁,每逢纪念日和节日必排练演出应时应景的节目。艺术团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范团长平时认真进行教学、带领团员刻苦训练成绩卓著,多次被媒体争相报道。

        异地生活温馨

        今年夏天各地天气炎热。来银滩避暑纳凉的人格外地多,清晨人群伫立在海边观日出和海浪奔涌海滩上的热闹非凡。海水里,沙滩上到处都是人,岂止是成千上万!场面十分壮观。

        在银滩春夏秋三季都是好过日子,只是遗憾到目前大部分小区还没有提供供暖保障(因热力厂少的原因)使得这里的“候鸟老人”难以越冬。寒冷的冬天,让家住北京市朝阳区63岁的退休商城主管郭新娥不寒而栗。郭新娥说,我是2009年买的海景房,位置挺好的依山傍水很适宜养老。2011年那个兔年春节我就是在这儿过的。除夕之夜,天降大雪,地上落了半尺多厚的积雪,天气寒冷刺骨。郭新娥回忆,那天天气太冷了!尽管室内空调、电暖器、电褥子一并开启,屋子里还是透心凉。郭新娥干脆捂上羽绒服,套上棉背心,扣上绒毛帽,抄起烟花爆竹奔到雪地里去燃放。听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望着蹿向空中绽开的绚丽焰火,她兴奋的连蹦带跳忘记了严寒。令其稍感心安的是楼里尚有一户邻居窗户在亮着灯。郭新娥说,这就是自己唯一一次在银滩过冬的经历。

        活泼热情的郭新娥也是“银滩之友艺术团”的成员。她唱歌、跳舞、吹萨克斯样样拿的起来。这些也是她来银滩后跟师兄妹学会的。对于每年在京1/4在鲁3/4的候鸟式迁徙,郭新娥表示早已习惯了。她由衷地感谢同来的北京兄弟姐妹,在异地建立起来温馨友爱的和谐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