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日报

即时新闻

  • 晚年生活唱着过

        清晨的阳光,宁静而淡雅,在昌平中心公园内,鸟儿在树间叽叽喳喳,嘹亮的歌声回荡在周围,悠闲惬意的气氛让人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再往里走,公园池边的一块空地上聚集着一群唱歌的老年人,“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 干儿壮,守卫着北疆。微风吹,吹得绿叶沙沙响喽……”歌唱团唱将在树荫下引吭高歌,旁边还有几位老人手里拿着各式乐器尽情地演奏着,吸引了不少来此游玩和晨练的市民,大家纷纷驻足聆听,每曲唱罢,现场便会响起阵阵热烈的掌声。

        歌唱团的成员虽然年事已高,却各个精神焕发。一旁载歌载舞的阿姨,还有歌唱团的唱将们激情满满地唱着过去的经典老歌,二胡、笛子、板胡等默契配合。除了不少经典的红歌,老人们还演唱了不少民歌,前去公园的老人们带着孙子、孙女静坐欣赏,不时的拍手鼓掌,感受清晨清新热闹的气氛。

        志趣相投建歌唱团

        “每周的一、三、五,我们都会相约来这里唱歌。”歌唱团团长、72岁的杨国祥说,他们演唱的曲目主要以经典老歌为主,比如《母亲》《父亲》《小白杨》《说句心里话》《我爱你中国》等等,还有当今流行的部分草原歌曲,《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无边》《下马酒之歌》《鸿雁》等都是他们经常演唱的曲目。除此之外,杨团长自己也作词作曲写歌,如:《我爱昌平的山河水》《北京你好》《献给草原妈妈的歌》等。每周到公园唱歌演奏,早已成了歌唱团老人们的习惯,而对于常来公园的市民,他们的粉丝来说,每天先听他们唱几首歌,也早已经成了习惯。

        从2000年至今有18年,起初歌唱团的人并不多,在2007年,慢慢吸引了更多有共同想法的人们一起,形成自发的歌唱团,起初不足十人的歌唱团,2009以后扩展到了20人左右。合唱团的团长杨国祥,今年已经72岁,因为从小喜欢各种乐器和唱歌,当初便同几位兴趣相投的朋友聚在一起吹拉弹唱,自娱自乐。杨国祥对音乐的喜爱也是受爷爷那一代人的影响,曾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农村文化生活单调,爷爷当年弹奏的三弦子丰富了农村单调的业余文化生活,父亲也曾教他吹笛子,其它很多乐器也都是自己摸索尝试学习的。听得音乐多了,自己便开始尝试作曲写歌,2006年,他写了第一首《母亲我的祖国》,他拉着二胡给歌唱团的成员听,没想到大家听后特别喜欢团长写的歌,一来上口易学,二来,旋律也好听。

        当时曾有天津和湖南人来昌平探亲旅游,到公园的时候,听到歌唱团的歌问团长:“叔,这歌叫什么名字啊,怎么没有听过,这歌挺好。”网上查不到,杨国祥便把歌片给他看,他便跟着学,不一会儿就学会了。团长没想到自己的歌能受到这么多人的欢迎。虽然直到现在歌也没有上传在网上,杨国祥说,其实并没有想把自己的歌传上去,自己写的歌就是单纯地想带给大家欢乐,自娱自乐罢了。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歌唱团还一同创作了改革开放为主题的歌曲十几首,也受到大家的欢迎和好评。

        不同于年轻人的歌曲风格,歌唱团主要以民乐为主,名叫和谐之声,唱的歌曲以红色经典老歌为主和新时期歌颂祖国歌颂党的歌曲为多。耐心地听了一早上他们的演奏,很多老歌我们这一代90后不太会唱,却一定听我们上辈的老人哼唱过。他们这代人是见过祖国一路成长发展的一辈人,用自己的歌声赞美祖国这么多年所取得的成就,我能够从他们嘹亮的歌声中体会到他们的热情。

        给更多人带去欢乐

        喜欢唱歌,然后大家因为缘分相聚一起,歌唱团的每一位成员都很珍惜大家一起合奏唱歌的时间。歌唱团六七名唱将轮换上场高歌,一旁伴舞的阿姨,上场表演速速换完装,上台后依旧充满激情的表演,还有树荫下的乐队默契伴奏,老年人的生活幸福而温馨。随着合唱团人数的增多,乐团渐渐为人熟知,也收到了很多单位的邀请前去演出,也时常跟随社区一同参加联欢活动,他们从未要求任何报酬,“大家就是纯粹的喜欢唱歌,大家一起自娱自乐,也给别人带去欢乐,这就够了”杨国祥说。单纯的想法就是在自娱自乐的同时也为大家带去欢乐。

        他们常组织去敬老院参加慰问,“敬老院都是孤寡老人,儿女又都不在身边,我们去给老人带点欢乐去”,杨国祥说,也是为社会能作出的一点贡献,给那里的老人们带去欢乐。每次去受到老人们热情的欢迎,老人们的支持和感激让歌唱团的成员们备受鼓舞,有时候他们也时常去参加婚礼和开业典礼的活动,如此下来,参加过的演唱活动接近百场。有一次在婚礼上,歌唱团演唱的一首《母亲》,让在座的老妈妈看着出嫁的女儿激动得落下眼泪。

        能够在退休之后按着自己的爱好,老有所学,老有所乐,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在歌唱团的很多老人看来,他们每周在公园里唱歌,让自己的晚年可以唱着过,是何其幸福的事情。现如今,很多老人在退休之后把自己过去的业余爱好变成了主业,除了照看孙子、孙女,每天唱歌、跳舞、写字、作画,这样的集体艺术活动有益于心理健康,使人忘掉烦恼,舒缓情绪,丰富人的精神生活。

        大家一起纵情歌唱,通过唱歌传递自己的热情,完全忘记自己的年龄,用自己的歌声去感染公园其他的老人们,也给大家带去了欢乐。丰富多彩的退休生活培养了他们乐观向上的生活情趣,扩大了他们的社会交往,还结识了更多兴趣相投的朋友,让他们每天的生活都有滋有味。

  • 灶台乾坤大 勺中乐趣多

        老北京人习惯将一些行业里高手冠以其姓氏之前,如“玉器王”、“爆肚冯”和“茶汤李”,我要说的这位“厨师刘”是科班出身的高手,至于他大名叫甚我倒不清楚了。就知道他把位于窦店的静真轩清真餐厅打理的有模有样。    谈到静真轩为何选址在房山窦店清真寺,“厨师刘”认为窦店是新农村建设排头兵,改革开放步伐快又有坚实的经济基础。重要的是这里有汉、回、满、藏等十几个民族兄弟共居,有鲜明的地域风情。目前他感到最满意的就是,已经初步完成了把北京清真第一店“鸿宾楼”的特色移植到西南郊的初衷。

        好手艺师出名门

        做餐饮业绝非是锅碗瓢盆交响曲,煎炒烹炸咕嘟炖那么简单。它首先了解老祖宗的玩意儿,是要被慢慢熏出来的一种文化。

        “厨师刘”说,清真菜在我国历来享有盛誉。在我国除回、维吾尔、哈萨克、撒拉、东乡等十个民族食用清真菜以外,在其他兄弟民族中间,也很受重视和欢迎。“厨子刘”本人就是厨师的后代,而当他参加工作时又恰巧找到了厨师的工作。当年到鸿宾楼工作时,带他的师父就是从津迁京班底中的,清真菜高级厨师王继德(已故)。另外一个师傅是该店老灶头(厨师长)的儿子,在学徒过程中是两位巨匠一人架他一只胳膊,一点一点学规矩耍手艺,那功夫底子是可想而知了。

        从十几岁站上灶台跟刀锅案板擀面杖打交道,一下子干了小30年的“厨师刘”说,我的师傅那些老一辈勤行人他们就是一座座丰碑,指引我人生的航道。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勤行高尚的人格和精湛的技术。到今天,凡是来过静真轩尝过我制作的烤羊腿、红烧牛尾、红烧蹄筋和醋溜木须加肉片,这些个菜品的食客不少人都夸奖,这菜品不亚于鸿宾楼的。有一次,以一句广告词“吃嘛嘛香”而闻名于世的相声演员李嘉存先生和文艺界的朋友来店里就餐。事后,我请各位提点意见,李嘉存亲自上手演示了焦熘肉片的做法和如何勾芡,其火候掌握恰到好处。由此俩人成了至交,还一同上了北京电视台美食节目,为观众现场演示清真菜的具体做法。

        传承创新清真菜

        对于改革创新菜肴,“厨师刘”讲了个民国期间老北京一家清真馆的故事,它的成名就立足于改革,既改进经营方式,也改进烹饪技术。当时有位常客、一位从南京来的回族玉器商童文裕,他平时爱颠勺鼓捣点炒菜,常跟这里掌柜和厨师们聊一些南方风味菜的做法。后来,这儿的厨师即在回族传统的菜肴里介入了南方炒菜技法。比如,过去清真馆不讲究用高汤,后来注意用牛肉和鸡鸭吊汤;过去炒菜以勾芡为主,后来改用高汤煨火靠;过去调味偏口重,后来改为清淡而鲜香,并且咸淡适宜。“厨师刘”引为借鉴,把煨牛肉、红煨鸡、白煨鸡、东坡羊肉等南方风味菜统统引进到北京当地的清真菜中。因此说,百十年前老一辈厨师的改革思路也延续到青年一代,共同对改进清真菜肴增加菜的品种作出很大的贡献。

        烹饪也是拼文化

        5年多来,在经济发达人文和谐的房山小镇窦店的所见所闻,让“厨师刘”看到这里日新月异的变化。随着周边开发区、汽车城等集约化生产基地的建成和运转使用,窦店早已是繁荣的经济中心了。 他说,现在是农村城市化,城里人到郊区游玩如同家常便饭,企事业单位的白领和在此落户养老的各地老年人,以及络绎不绝走亲访友的来客都是这里人口构成的因素。现在“厨师刘”的静真轩平日服务单位里的“小白领”,周六、周日主要为那些探亲、串门的“老小孩儿”服务。这就要求我们针对不同用餐对象,制定不同口味特色的菜肴。

        对于营运团队的工作标准,作为经理的他只是要求给客人做的每一道菜,你厨师必须要亲口吃过,才知道是不是安全,是不是美味。他说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了。他还推崇制作菜肴必须手工操作。此外,他对机械化、工厂化生产的快餐不敢恭维,因为它缺少人与菜肴之间的交流互动,称之为没有生命力。

        “厨师刘”最后说,现在做餐饮业竞争激烈,拼到最后是拼文化。谁能秉持这一点,他的产品就一定会受到大众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