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科技助力京西废矿山变绿色屏障

        连日来,门头沟区龙泉镇龙泉务村麦子峪采石场生态修复工程正在加紧施工。自山巅飞线而下的喷播机在工人的操作下,将含有植物种子的混合泥喷到裸露的岩壁上。灰白色的山崖上,已有数片大小不一的绿植覆盖。门头沟区通过引进新技术,加快推进废矿山生态修复,为昔日的“黑山”“石山”披上了一层“绿衣”,打造出京西美丽的绿色生态屏障。

        门头沟区矿产资源丰富,曾以“黑(煤炭)、白(石灰)、灰(水泥)”三大支柱产业闻名,“京西一盆火”为全市发展提供了能源基础保障,却也为当地乃至京西地区留下了黑灰漫天、山体遭受破坏、水土流失严重等问题。

        麦子峪也不例外。这片山谷富含石灰石,曾被辟为露天采石场。经过30多年的露天开采,这座本来郁郁葱葱的青山变得千疮百孔,远远望去,裸露的岩壁犹如一块块巨大的伤疤,向外飞扬着矿渣与灰尘。

        为了保护生态环境,本市全面关停采矿业,门头沟区被列为生态涵养区,先后关闭煤矿278家、非煤矿山169家,对废矿山的生态修复治理被纳入打造京西生态屏障的重要内容。

        生态修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门头沟区属于太行山脉,山体多岩石、山势陡峭,生态破坏类型多,使用普通的覆土种植法,土壤难以留在山崖上,植物也难以存活。如麦子峪采石场需要修复的山体距离109国道等非常近,一旦覆土不牢固,会给过往车辆、行人带来危险。

        门头沟区请来了智力与技术外援。该区科委与中科院、清华大学等国内13家科研机构合作,开展“门头沟区生态修复总体规划”和采煤、采矿、采石废弃地,道路边坡,河道湿地调查等5个类型的分规划研究,实施生态效益、生态修复政策、技术方案等6个专题研究,针对辖区生态环境特征和突出问题,对不同的生态破坏类型应用不同的设计方案和技术路线。

        “你看这片山谷,修复面积9000平方米,对于门头沟区全区来说不算大,依据山体走势和破坏情况,就采用了至少3种国内较为先进的生态修复技术。”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门头沟分局地质矿产科科长白鹤桥指着山间一片约一个多足球场大小、黄色混合绿色的修复面说,这个修复面采用了高次团粒喷播技术,白色的缆线中藏着喷播机,工人把特定的水泥、营养土和绿植种子等按一定比例混合成植被混凝土,经过加压喷播到岩壁上。植被混凝土可以牢牢地抓住坡度超过45度的岩壁,再利用滴灌、喷灌设施进行浇水,植被混凝土中的绿植种子就会长成一片绿植,让已经只剩下石块的山崖重新复绿。工人还在修复面上覆上了一层用椰子壳做成的黄色椰丝毯,可以有效防止扬尘,降解后还能为植物提供养分。

        这片修复面下方,有片黑色的格栅网,这是另一项应用于岩壁的生态修复技术。这种技术的术语是植生格室,简单来说,就是先利用楔子等将橡胶制成的格栅固定在崖壁上,再在格栅中填入经过专门调试、含有种子的土壤。还有部分山崖过于陡峭,上述两种技术都难以将泥土与植物固定在岩石上,施工单位就参考梯田的设计,让工人在崖壁上开凿出一道道沟槽,用于覆土种植。

        麦子峪采石场生态修复工程自今年3月开工,在先进技术的支持下,预计今年内就能完工。届时,这片饱受破坏的裸露山崖,将重新变得郁郁葱葱,充满生机。

        链接

        46个废弃矿山完成修复治理

        据统计,“十二五”以来,门头沟区累计投入2.1亿元,完成46个废弃矿山的修复治理,治理面积达1.5万亩。

        “十三五”时期,该区将重点实施山区10平方公里废矿山生态修复工程;完成9镇和1街道生态破坏区域现状调研,并提出相应的生态修复对策,拟定详细实施规划,拟共规划实施生态修复工程342处,总生态修复面积2.2万余亩,其中54.62%为109国道沿线的清水镇、斋堂镇和妙峰山镇。该区还将在109国道所有可以种植爬山虎的山崖上,种植彩色爬山虎,修复生态的同时,营造浪漫的山间彩色旅游走廊。

        本报记者 高珊珊 文并摄  

  • 低收入民族村“脱低”比例超94%

        本报讯(记者刘菲菲)昨天,市政协民宗委部分委员赴怀柔区调研少数民族村美丽乡村建设及低收入村户帮扶工作。记者从调研中获悉,通过“六个一批”帮扶举措,截至目前,全市仅有的3个低收入民族村中,低收入农户脱低比例已达94%以上。

        长哨营满族乡三岔口村是市级低收入村,全村140户村民中,有70户为低收入农户,57岁的村民杨凤玲家也是其中之一。由于缺少就业技能又患有严重的高血压,杨凤玲此前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特别是老伴儿过世后,她独自一人日子过得更加紧巴。针对她家的特殊情况,村里为她安排了公益性就业岗位,专门负责清扫村里的公共厕所。过了村里的主街道,就是工作地点,家门口就业,每月有了近1000元的收入,让杨凤玲心里感觉倍儿踏实。她拿出低收入农户登记卡,指着第一页的“家庭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一栏说:“2015年总收入只有8700元,去年已经达到10254元,这好日子过得有盼头儿。”村干部介绍说,去年村里试点包销种植番茄和哈密瓜,今年将吸引更多村民参与其中,通过产业发展带动低收入农户增收致富。

        据了解,2016年,怀柔区喇叭沟门满族乡对角沟门村、上台子村,长哨营满族乡三岔口村被认定为低收入民族村,是全市123个民族村中仅有的3个低收入村。该区民宗办将市区两级专项资金重点向这3个村倾斜,2016年投入180万元,扶持上台子村满族民俗特色产业街改造,投入223万元扶持对角沟门村旅游服务配套设施建设。去年,扶持三岔口村40万元,用于村域环境提升。通过项目包装,极大地改变了村容村貌,有力地提升了村民生产、生活品质。今年,该区民宗办持续关注三岔口村发展和低收入户增收,安排专项资金300万元,用于村内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协调民族村通过社会保障兜底、就业帮扶、产业帮扶、社会力量帮扶等“六个一批”帮扶举措,进行精准帮扶,确保低收入帮扶出实效、得民心。

        截至去年底,上台子村原有57户低收入户,“脱低”比例达到100%;对角沟门村原有105户低收入户,104户“脱低”,“脱低”比例达99%;三岔口村原有70户低收入户,66户实现“脱低”,脱低比例达94%。

        调研中,委员们认为,由于历史和自然条件等客观原因,少数民族低收入村、户与其他低收入村、户相比,脱贫致富的难度较大。希望有关部门认识到这项工作的长期性和艰巨性,精准识别脱贫又返贫、救济式扶贫、暂时性脱贫等现象,持续发力,保持政策、资金的连续性,并做好少数民族村“两委”班子的指导,提升干部素质。

  • 委员观点

        做足做好“四篇文章”

        萧有茂委员提出了4个建议:做足资源利用的文章,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做足政策帮扶的文章,特别是针对一些条件特殊的农户,用好政策性帮扶;做足可持续“脱低”的文章,如今后再出现特殊问题,如何精准帮扶;做好基层组织带动的文章,把市区等好政策利用好,从思想上、观念上真正做好帮扶。

        “面子”“里子”一起提升

        刘江平委员建议,把增进民族团结作为一项重点内容,在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浓墨重彩地进行书写。在改善民族村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也要注重大力促进人员素质提升,在重视“面子”的同时,也要重视“里子”,村民上楼了,村民的素质也要一起提升,如村规民约的制定,也要适应新时代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