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梨园 梨缘

        ●赵文新

        小时候,每当说到家乡好吃的水果——桃、李、杏、苹果、海棠,脱口而出,那香甜可口的滋味随即在唇齿间回旋,好像说出来就如同吃着一样。而说到梨,就需要小心翼翼的,抿抿嘴唇再龇着牙缓缓说道——梨。姥姥、奶奶们说过,吃梨,不分梨。给长辈送梨,也要上面放上两个苹果,说送苹果而掩饰送梨。乡村人家的房前屋后,也不种梨树。慢慢地,我才知道,从发音而言梨就是离,尤其是老人们都祈盼永远团团圆圆,而对于梨(离)还是不动声色地避开。这种情形,多少影响到处于孩童的我,对梨有点敬而远之。与梨相关的梨花、梨园,也没有过多地亲近。

        梨,我的印象是多汁甜蜜好吃的水果,但它就像一首现代朦胧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北京市写作学会组织“踏青赏花,沐浴春光”采风活动,到大兴区赏梨花。看到这个如惠风一般温暖的消息,我盼望着,也疑惑着,赏梨花能赏些什么呢?小时候的印记似乎在时光的河流中漫溯,给梨花蒙上缥缈的云雾,无法看得真切。虽然同是京畿之地,但我们所处京西北,大兴在京南,到那里赏花需要穿过整个北京城。早上4点多钟,从家里出来,星星还在闪着眼,月牙还在点着灯,就坐上去北京的早车,只为一睹梨花。

        到了!到了大兴区庞各庄镇梨花村。走过开满榆叶梅的街道,感觉梨花园不远了,有那么靓丽的粉红飘带来装饰场地,梨花仙子怎能不登场呢?我们加快脚步,向前走去。远远地,看见一片海,一片梨花海。嫩绿的树叶衬托着白色的花团,在春风中摇曳着,像碧波中的浪花涌动着!好一幅生机盎然的春意长卷。在淡雅的香气中,我们走进万亩梨园。漫步其间,梨花一树一树含雪吐云,分不清哪里是花,哪里是纱,只觉得清新素雅、洁白无瑕。全开的花朵五瓣展开,形成五星状,包裹着嫩绿的花蕊。几朵花儿簇拥在一起,环成一个花团团,让我想到“天然去雕饰”的诗句形容梨花也同样恰当。半开的花朵露出淡紫的花蕊,惹人怜爱。小棉花球般的花骨朵,在风中摇曳,好像和人们捉迷藏,不等人看清就悄悄地开放。置身在如潮似海的花事中,觉得游人倒成了装饰和点缀,梨花仙子才是这里春天的主角。我真想张开双臂把这梨花,这春意,这氛围揽入怀中,贮留在心底,久久地回味。走在花林,沐浴花香,幻想出残英后的青梨,浓荫间的黄果,不由得舔舔舌尖,品味着可口的香甜。惊喜还在前面,大兴学会的老师介绍,到梨园不可不看贡树,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了。400多年的梨树?按家族说应该是5代,那该是高祖奶奶。我们急急地赶到“高祖”前,这棵贡树枝枝杈杈真多,向四面八方伸开长长的枝条,花开得特别繁茂,绽放出勃勃生机,真是一树一世界!看那树干还没有我高,也不太粗,一个人伸开双手应该能抱过来,她支撑着那么大的树冠,蔚为壮观!从石刻碑的介绍中,得知这位高祖鸭梨贡树,叫“金把黄”,早在明朝万历年间,果实作为宫廷供奉而得名。年产梨曾高达一吨多,当地人称为“吨梨树”。看了介绍,我想她太有奉献精神了!怪不得枝条伸得那么长,花看得那么密,是在为结满大鸭梨作后盾呢!这棵贡树,谁能算出她经历多少次自然界的风霜雨雪、地震火灾虫害……如今依然繁花似雪,虬枝如龙,鹤发童颜,令人心生敬意!会员们打开条幅,在梨高祖前照了合影,也预示着像“吨梨树”一样结出丰赡的文学果实。

        梨园路两边,竖着诗配图的长轴画,上面画着花鸟鱼虫,题着诗词:“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读着口角噙香的诗句,漫步在梨花绽放的花海,花香、诗香交织在一起,像小精灵一样环绕着,养心怡情。不知何时,我觉得自己早已喜欢上了梨花,她虽然没有桃花的灼灼其华,也没有杏花的枝头春闹,但以清丽脱俗自成风韵。俗语说一白遮百丑,梨花真是这样,白出高洁,白得雅致,拂去多少凡尘俗虑,装扮出冰清玉洁的一方天地。悠悠的一份亲切,几多恬适的情愫,舒缓地在心中涌起,弥漫开来,觉得浑身清清爽爽的。梨花村人,自有梨花品格。他们因地制宜,立体种植。繁茂的梨树下,细细的面沙土里种着花生。待到秋来,那该是怎样的丰硕图啊!黄澄澄、绿莹莹的大梨缀满枝条,地上刨出一咕噜一串串的花生,相映成辉。而“梨不开你”文化创意中心,多美妙的字眼啊!巧妙利用“梨”的谐音,逆转出意境,做出梨的艺术品,滋生出无限情义。让我这个从小对梨有所戒备的人,走进梨园,亲近了梨,结下了浓浓的梨缘。

  • 扬州听雨

        ●梁玉静

        诗人李白的一首“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让多少人向往美丽的扬州城。每到烟花三月,就有一种去扬州一看究竟的欲望和冲动,然而又一次次的错过。

        终于,在这个晴朗的早春,听从内心的召唤,踏上南去的高铁,去圆我的扬州梦。

        一场大雨迎接了我们。那是一场江南早春少有的大雨,仿佛意料之中,缘份吗?一定是,也许雨神知道我喜欢雨,因此就下了雨。

        走在扬州的雨中,听雨,那万千水滴汇聚在一起,弹奏一曲高山流水,从天而降的雨如幔似帘,顺着天堂伞滑落地上,掉进了扬州城,化作一朵朵的水花,流散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扬州城不大,却有着500多条蕴含绵长历史文化的小巷。每一条小巷里似乎都藏有一段难忘的故事。

        穿过雨的迷雾,只见巷子的尽头,那个打着油纸伞丁香般的女孩若隐若现,温婉、端庄而美丽,却不是戴望舒笔下的那般忧郁,那般伤感,脸上洋溢着青春甜美的微笑。仔细看时,又不见踪影,只有满目的花雨伞和行色匆匆的人们。 

        对于扬州的印象,最初来自于古诗词,在我的想象里,扬州是和旗袍、古巷、油纸伞、杏花烟雨、漂亮美女连在一起的,提起扬州,自然就想到了这些。而当我来到扬州,真正踏上这片土地时,感受中又多了一份细侬软语扬州话,多了一份扬州人生活的情趣与精致,多了一份小城的味道。

        这晚,在扬州听雨。雨声渐渐小起来,淅淅沥沥打在窗前的丁香树上,发出美妙的声音,犹如一支轻缓曼妙的小夜曲,轻轻拨动着心弦,伴着细细的雨声进入梦乡。

        醒来,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遁着一抹桃红,去寻那传说中美丽的扬州城,闻着花儿香,去品烟花三月里的俏江南。

        漫步在瘦西湖的岸边,看桃红柳绿,造型别致的桃树临水而栽,有的干脆就伸展到水中,绿水倒映着桃花,一树一景。玫红色的桃花热情似火,淡粉色的则娇羞温柔,纯白色的圣洁高雅。在落英缤纷中听桃花雨,花瓣铺满一地,该是怎样的惬意啊。

        名园胜景遍布在瘦西湖的两岸。莲花堤上的五亭桥,形似盛开的莲花,它是扬州城的象征,也是中国最具艺术美的桥。远望二十四桥,如玉带飘逸,似霓虹卧波;白塔、红桥遥相呼应;踏春的人们泛舟碧波,湖水倒映着小桥,一舟、一桥、一翠柳,一步、一景、一桃花,将瘦西湖春天装扮的五彩斑斓,姹紫嫣红。

        一片云彩飘到东关街上空,细雨菲菲,不打伞走在街上,任雨丝亲吻着脸庞,飘洒在衣上,侧耳倾听,听不到雨声,却已滋润心田。

        逛累了,择一处客栈,坐在狭窄的巷子口,凉棚下,点一盘米糕,一碗阳春面,一份地道的扬州炒饭,美哉,乐哉,悠哉!

        美食,美景,来来往往的各色行人,打伞的,没打伞的,匆忙的,悠闲的,阴郁的,灿烂的。高挂的酒帘儿在雨雾中晃动,巷子的砖缝里长出厚厚的青苔,古墙边斜倚的破旧门框,处处写有历史的痕迹,似水流年,岁月静好。  

        扬州城的美还在于扬州人的美。第一次来到这座小城,就让我感受到了小城人的热情。

        从瘦西湖出来,在公交车站向一位长着问路,被告知走错了方向。于是,长者详细地告知返回的路线,看到我们仍迷茫时,长者说:正好顺路,我带你们走一程。然后从包里掏出证件,那是一张退休证,原工作单位是扬州晚报。一路上他又重复讲乘车路线,直到把我们送下车。当车开动的时候,从车窗口突然传来那长者再次叮咛的喊声,然后挥手:再见,再见!公交车渐行渐远,那挥手的长者消失在远方。

        每当想起此情此景,心中就充满了感动,素不相识,真诚相助,和谐社会如同大家庭般温暖,扬州人热情,扬州人真好!

        喜欢一座城,或因一场雨,或因一个人,或因某件事。 

        我喜欢扬州,不仅仅是它的亭台楼榭,杏花烟雨,更喜欢它久远的历史文化,传说中古老的故事,以及扬州听雨时的心动与美好,扬州人的热情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天下三分明月夜

        二分无赖是扬州

        扬州夜色美,扬州烟雨美,扬州人最美,从此提及扬州,那么美好,那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