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珠子藏家陈业 百万里长征逐珠行

        当代对珠子最重要的提倡者就是欧洲有成就的艺术家、设计师、电影导演、名模。据说章子怡演《十面埋伏》的时候,脖子上的珠子就是老珠子,《五月槐花香》中定情的玉佩也是老玉。在国际上是有古珠饰的收藏组织的。相比其他艺术品,珠子有更丰富的国际语言、更多的世界性认同。

        在收藏界,大家都知道观复会成员中有位钱币收藏家陈业,只是现在的陈业又醉心珠子,成为珠子收藏家了。

        “珠子作为一个历史最为悠久的纯艺术品而不为国人认知的现象是奇怪的。”在陈家会所,穿着一身阿玛尼的陈业说起他多年收藏的珠子,不禁激昂。“珠子是人类选用贵重材质,作为权力和财富的象征,更多时候还是人类沟通神灵的使者,也是召唤神秘力量的媒介。这种状态伴随着人类精神的成长而一直存在。在我看来珠子是古代人类创造的,尚未被国人赞颂过的伟大艺术品之一。”

        陈业有一串著名的“蒙藏传奇”,约有900粒珠子,全部是内蒙古地区和西藏地区的珠子,或者说是藏传佛教地区的珠子,其中一部分珠子来自尼泊尔、锡金、克什米尔地区等有藏传佛教信徒和藏传寺庙的国家和地区。也就是西方学者定义为“喜马拉雅艺术”的地区。这串珠子集合了陈业历时5年,行程100万里以上,几百次的交易。为此他十余次往返西藏,其中一次跨年度,一次驾车走川藏北线。就省份而言占了约70%的中国领土。从拥有第一颗珠子时他不到40岁,到最后完成这条珠串时已经45岁。

        采访中,陈业透露了对珠子的多年观察心得,更希望越来越多的藏家进入到珠子的世界,甚至给喜欢珠子的朋友提了点建议:第一,收藏珠子应该尽可能注重品级,注重珠子的完美,起步要高。就像收藏古家具最好是紫檀、黄花梨一样的高品质。第二,对珠子的年代和品种不要过于强求。

        珠子的魅力

        比中国玉还久远

        陈业受过正统教育,在商业部工作十年,和他交谈,句句都透着商业哲理。“我从来就没受过钱的欺负。”对珠子的关注,陈业也是凭着他精明的商业嗅觉。

        陈业有位朋友是个古董商,“当时看到他古董店里放着的珠子,标价居然要几千元,那是上个世纪,我很惊讶。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么贵的珠子居然有人买,而且买家还是知名艺术家,讨价还价的过程令我惊讶,而且还很快就被买走了。这对我而言太吃惊了。”从此,陈业开始观察起珠子。

        陈业发现在珠宝这个市场上,价格体系全然参考国外。珠子自古就是依附在宗教、豪门、权贵的身上发光的。但是珠子价格跨度很大,有的珠子几十元一串,有的则几万元才一颗,比如他知道最贵的一颗珠子的成交价接近两百万人民币。又比如天珠,天珠是珠子中最贵的,他没有见到过卖不掉的天珠。但天珠的原料反而是不值钱的原料,只因为集结了全部精神因素,精神认同,它才最贵。中国因历史上对玉的崇尚,反而对珠子不够关注,所以珠子价值长期被低估,仅仅在少数民族地区被热衷,而珠子复兴,从西方早就开始。

        陈业一转进珠子的世界,发现这里太有意思了。

        西方考古学家在中东地区,就是伊朗、伊拉克一带发现了七万两千年前的打孔珠子,是用鸵鸟蛋皮化石制成的,这是有孔的珠子最早的发现记录。它是薄片状的,由砍砸形成了多边形,非常近似于圆形。

        在北京山顶洞人遗址中出土了小石珠、穿孔的兽牙,制作得已经非常精细,在内蒙古两万五千年前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中也出土了大量的鸵鸟蛋皮化石珠子。1984年一艘3300年前的沉船在土耳其南部地中海水域被发现,在这艘当时从事贸易活动的沉船上有玛瑙珠子700多颗,象牙、河马牙13枚、鸵鸟蛋壳和蛋壳珠子,还有琉璃的微型盘状珠、双锥形凹槽珠、海贝环、龟壳等。这证明远古人类早就开始以审美的眼光,以装饰自身为目的制造和使用珠子。

        在古代,贵重的珠宝是“权力的肖像”。新石器时代可以算是珠子的显赫时期,到了商周以后,珠子逐渐退出了汉民族主流饰物的范围。因为玉文化的盛行,珠子对于财富的认定,对于阶级等级的认定,对于成功或者某种精神力量的认定,都被彻底的否定了。到了清朝,珠子的地位又被提高过一阵子。

        陈业收藏的珠子,大都不包含在2000年来汉民族的农耕文明时期。要么是早期的,或者就是西藏、新疆等游牧民族地区的。

        对于早期的珠子,陈业看几眼,就知道它出自什么地方、什么年代。因为那些穿过沧桑岁月留存至今的珊瑚、绿松石都有着特殊的色泽,那种与岁月、环境搏斗而形成的磨损痕迹。“我们从侧面看珠子的孔,常可以看到孔呈现的是水滴状,一头尖,一头圆,就是典型的绳子高度磨损的痕迹,有时还会看到孔壁被磨穿的现象。这些状态令人感动,由此可以产生对先民佩戴珠子时的虔诚和如何传承下来的遥想,这也构成了珠子价格的一部分。珠子的硬度、使用时间的长短决定着磨损痕迹产生的难易。比如琥珀、蜜蜡非常容易产生磨痕,绿松石、珊瑚次之,玛瑙最硬,玛瑙珠子上的鲜明磨痕可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因为玛瑙的硬度仅低于金刚石,要在玛瑙上磨出痕迹是需要漫长的使用岁月。”

        珠子的力量

        十年的奔波旅行

        陈业有个随身带的小东西,比他手腕上的古珠子还值钱。这就是他的旅行日记本。陈业从踏上收藏这一天就开始记日记。在他的日记本上可以看到他在国内长途旅行近十年,有超过百万公里的旅程,实地走访了很多珠子的出产地,踏访了全部的珠子消费使用地区和民族。

        他到达的海拔高度,至少是海拔6000米以上,9月还在漫天飞雪的地方;他到过呼和浩特以北,最西到过敦煌以西的新疆和田,东边一直到鸭绿江边的丹东,南方到过云南大理。为了考查绿松石,他曾进入矿坑几百米深;他每年有200天以上都在旅行途中,每年有十万公里以上的飞行里程,还不要说汽车里程。

        有一次他穿越二郎山隧道,遭遇漫天浓雾,堵了七个小时,前无去路,后无回路。还有一次他乘汽车在雨季走川藏线,在通麦天险处方向失去控制,而且最后被迫在夜间翻越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口。最让陈业感到恐惧的一次是在日喀则,那个地方城市晚上没有灯光,他只知道一个地址,但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他拦了一辆三轮车。这个人就拉着他走。当时天很黑,基本是伸手不见五指,可这个人骑车非常娴熟。当时他特别害怕,总想着他会不会把车骑到悬崖上去,他要是把他拉到别处去怎么办?走着走着前面过来一辆车,黑灯瞎火的两个车夫说起话来,他们的语言他又听不懂,不能了解他们的沟通会不会与他有关,当时他是极端的恐惧。后来终于到了旅店,进去了才发现确实对,这才缓过神来。

        在旅行中,他也亲身感受珠子的力量。“有一次走川藏公路,堵车等了七个多小时,居然有个人一边等一边卖珠子,他出的价格我们不能接受,高于我们的行情。但藏民接受,一只羊值五百元,一颗珠子值四百元,但是他可能会拿羊换珠子。”珠子的高价就是在这样的信仰环境下产生的。有一次陈业坐车,一个人手里捻的念珠突然散了,他特别紧张,满地找珠子,有2颗没有找到。周围人都觉得这事不吉利,不停地问他:“是不是原来就只有106颗?好好想想?”

        由于珠子太小,最终没找到。于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理这个人了,意思是这个人要倒霉,离他远点。他能明显感觉到那个人特别孤独尴尬。

        珠子的力量除了在精神领域上呈现,也在都市人面前闪亮。陈业说,“有一次我给客人看一颗珠子,当时他没什么感受,我就告诉他,有没有想过这颗珠子也许是你前世佩戴的。他还是没买。可是过了几天他给我打电话,说好几天没睡好觉,越想越觉得那颗珠子是自己的,最后还是买了”。他说:“不能放弃了这次今生相遇的机会。这就是珠子能打动人心的地方。”

        有一次,一位十分熟识的朋友晚上十点打电话托珠子商人周文捷向陈业说情,要买他脖子上挂的一颗雕花玉珠子,说不打电话说好睡不着觉。他只能在夜里从床上爬起来做了一单生意,这颗珠子的买主是《美术文献》的主编,当代美术评论家刘明先生。半个月后在一次艺术家聚会的沙龙上珠子转到著名的当代艺术家曾梵志手中。据说当时的转手也很有意思。“刘先生说‘珠子不卖,你要喜欢可以送给你’;曾先生说‘珠子我喜欢,但不要你送,我给钱’。结果还是周文捷先生打的圆场。”

        藏家经常在餐桌上当场交易珠子,在汽车上飞机上交易更是常见的。陈业有一次在杭州石屋洞餐厅和朋友吃饭,看见他腕上的珠子品种是自己缺少的,当场以1000一颗的价格买了两颗。还有一次他去武汉参加活动,在与周文捷先生握手时买下了他手腕上的银镯子,周围的人同样一脸茫然。

        陈业在买珠子的时候甚至论口袋买,就是装五十公斤面粉的口袋,价格还挺便宜,陈业特高兴,雇了夫妻俩,帮他把珠子穿在绳子上。两个人坐在床上穿,实在眼花缭乱了就睡觉, 一睁眼继续穿,俩人大概穿了一天一夜才完工,陈业为此付费800元。

        珠子的价值

        小荷才露尖尖角

        陈业自己身上是品牌,教导出席重要场合的年轻女孩儿,却有条经典语录——如果你没有那么多钱,最好的办法就是佩戴古代珠饰出场。你能以古老和优雅,以信仰与宗教的传说力压群芳。

        在2000年获得英国女王封爵的滚石乐队主唱米克·贾格尔,奥运年跑到北京,也是由陈业领着到古玩城去买珠子。当然是古董珠子了。

        在奢侈品的世界里,是西方人在掌控。珠子的收藏与评估跟中国其他主流艺术品一样,发言权依旧在西方人手里。他们是最大的买家,因此全世界的珠子升值空间,还是由市场的主要指导者说了算。但陈业认为将来珠子在中国一定有非常好的升值前景。

        “举个例子,从材质上看,珊瑚都是一克一百多元,贵的能达到三四百元,一千元一克的我也见过。黄金则刚超过200元一克的大关。”多年的收藏,陈业在珠子海洋里独具慧眼。

        “绿松石是我了解比较深入的一种珠子材料,绿松石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出产。美国和西亚、中亚地区,南美智利都有,在7000年前的古埃及文明遗存中就有绿松石饰品的身影,西亚人和欧洲人称绿松石为“土耳其玉”。中国人使用绿松石的历史可以上推到齐家文化、红山文化、二里头文化、淞泽文化的早期。宝石级的绿松石有着接近蓝天的颜色,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广泛喜爱。《西藏通史》这本书的副标题为“松石宝串”可见松石在藏族社会的地位。绿松石矿料在中国新疆、河南、陕西、安徽等地也有少量发现,美国虽然出产绿松石但似乎限制开采,因而一直在向中国购买矿石或订购半成品,我认为这是一种控制资源的战略。”在中国被开采的绿松石越来越少的将来,价格显然要被外国人所操控。

        “玛瑙中的南红则是我认为商业潜在价值高的一个值得投资的品种,根据我的观察,南红的存世数量不及松石的百分之一,而二者的售价却十分接近,真叫人费解。我认为这是由于藏民在红色珠子中偏好红珊瑚而冷落了南红引起的。南红珠子有红珊瑚珠子没有的许多优势:硬度更大、珠子品种更多、文化跨度更大,从石器时代一直到明代、清代连续使用,南红珠子从滇文化到齐家文化、红山文化都有发掘,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的古文化遗址中也有出土,可以玩出很多内容。南红的存世数量比红珊瑚少得多,红珊瑚有新的材料不断补充,主要出产在台湾外海。由广东、福建、台湾商人经营,而南红则没见到过新开采的矿石,目前连原矿的产地在哪里都没有搞清,行业里普遍认为是很久以前就开采尽了。”

        在中国这浩大的宝贝世界里,选择一块被严重忽略和低估的领域,多年耕耘,成藏家也成专家。有着严重胡人面相的陈业,精明又爽快地抛了句给我们,“要研究要收藏,当然要多听专业珠子商的意见,等级高最好直接问我。”

  • 年画收藏有潜力

        小时候每到过年,家里的大人们就会把家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恭恭敬敬贴上年画和春联,高高兴兴地迎接新年的到来。只是,当初那些被人们随手丢弃的废旧年画,如今重又焕发出了勃勃生机,成为人们收藏的宝贝了。

        年画,亦称“喜画”,我国每逢岁末民间有张贴年画的传统,不仅有吉祥喜庆的祝愿,而且增添节日的欢乐气氛,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相传上古时,有神荼和郁垒兄弟俩人,专门捉拿妖魔鬼怪,为百姓祈福纳祥。在汉代民间已开始张贴神荼、郁垒的画像,到后来就逐渐演变成为过年要张贴年画的习俗了。现存最早的年画是宋代的《隋朝窈窕呈倾国之芳容图》,画的是王昭君、赵飞燕、班姬、绿珠。年画的题材广泛,色彩艳丽,线条流畅,画意吉祥,通俗易懂,有故事有情节,生活气息浓烈,常见有神像图案、吉祥图案、历史故事、戏曲故事及市井风俗等,如春牛、婴戏、三星、八仙、合家欢、群仙祝寿等。年画的产地遍布全国,其中以苏州桃花坞、天津杨柳青、开封朱仙镇和潍坊杨家埠最为著名,素有“年画四大家”之美誉,此外四川绵竹、河北武强、陕西凤翔、广东佛山、福建漳州、安徽阜阳等地生产的年画也享誉全国。

        虽然年画的品种和数量繁多,但因年代久远,能够流传下来且品相完好的年画已经是少之又少了,所以市场行情亦水涨船高,升值潜力很大。第一类是传统的木版年画。明清年画使用木版印刷技艺,近代随着石印技术的兴起,传统的木版年画逐渐衰弱,所以明清木版年画流传至今已经是凤毛麟角,价值不菲了。比如民国初期的木版年画每张价格在1000元以上,清代的木版年画每张价格在5000元-8000元之间,明末清初的木版年画每张价格在几万元左右。第二类是名家创作的年画。新中国建立后,许多著名画家积极参与年画的创作,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其作品在思想上和艺术上堪称一流,比如贺友直创作的《小二黑结婚》、丁渔创作的《中国人民大团结万岁》、仇占国创作的《英雄八连访大寨》等年画每张价格均在几千元左右。第三类是“文革”年画。“文革”期间的年画突出政治性和宣传性,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每张价格约在300元-500元之间,一套“样板戏”题材的年画在5000元左右。

        随着年画市场行情不断提升,过去很少出现赝品的年画也出现了仿制品,个别不法商贩把新年画用水揉搓后冒充旧年画欺骗收藏者,所以在挑选时要特别注意,在购买时先用手指在年画的边框处轻轻揉搓,凡是出现明显脱色现象的是旧年画,反之则是用激光或喷墨打印机做出的新年画。    黄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