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抟土成器

        陶瓷,一项传承自新石器时代的古老技艺,一种与中国的英文名相同的古老器物,混合泥与水,抟土成器,历火蜕变。

        在大兴区金海学校,年轻的陶艺课老师王健宇,带领一批又一批学生,在指尖调和泥与水,用心塑造器型与精神,传承古老技艺,融入新的创意。

        放学后,陶艺教室内,响起学生的轻言细语。王健宇正带着6名八年级学生,上本学期最后一节陶艺课。

        专门从景德镇购买的陶瓷用泥,在学生的小手下,揉捏、挤压,慢慢被揉制成适合陶瓷器塑型的硬度与韧度。一丝不苟地揉制泥团的同时,学生们相互间讲述着自己的制作计划。

        “手工制陶瓷,严谨如修心,从揉泥、塑型、阴干,到上釉、烧制等,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功亏一篑。我想教他们传承的,不仅是手工制陶瓷这门古老技艺,更重要的是蕴藏其中的精神。”王健宇说,手工制陶瓷需要精密计算,如泥坯和烧制的成器收缩比为17%,这些都需要学生在制作初期就设计好。

        王健宇本是学校的地理教师,业余喜欢和从事陶艺制作的丈夫一起制陶。2011年,学校鼓励教师为学生开设校本课程,她在校内开起陶艺课。至今,已有200余名学生上过陶艺课,制成的陶瓷器成品上千件。

        拉坯时,手一抖,初见雏形的花篮边缘破了,八年级一班的张玥一点不气馁,把泥坯拍成泥团,重头再来。“我上了一学期陶艺课后,妈妈称赞我说,脾气不像以前那么急躁了。”张玥觉得,这是她上陶艺课的另一大收获。

        董士博用泥条盘出个圆锥体,信心满满地说,这是他设计的“火山”主体。王健宇给他竖了个大拇指:“陶艺这门技艺古老,设计器型、赋予其精神的精髓却在于创新,需要孩子无拘无束地发散思维。”

        坯子制好,经过阴干、上釉等工序后,被码放在电窑内。为支持学生上陶艺课,学校专门购置一台小型高温电窑,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让学生们能够体会到陶艺中至关重要的一环——烧窑。

        火中涅槃。上釉后的泥坯在1280℃高温下,经12小时烧制,将变成美丽的瓷器。“王老师说了,这些作品要在放寒假时,送给我们当这学期陶艺课的纪念品。我要把它当作春节礼物送给妈妈。”看着缓缓合上的电窑门,张玥满怀憧憬。

        本报记者 高珊珊/文 宋佳音/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