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苏文珠:文化殿堂里的耕耘者

        作为一名古籍的追寻者,党的十九大代表、河北省图书馆特藏部主任苏文珠,在一个大众并不太熟知的领域辛勤耕耘,承担着守护“文化财产”的重要责任。在省图书馆,三十年如一日,架起古今间桥梁,让书香飞进千万家。

        守护“文化财产”

        古籍事业写春秋

        一头扎进书本里,是苏文珠的日常状态。但与人们平日的看书学习不同,苏文珠埋头在古书堆里,是要从中寻找信息,进行普查登记,为每部古籍发放“身份证”。然后带领团队保护和抢救这些古籍,让它们以完整的姿态流传给后人。

        苏文珠不仅是河北省图书馆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还兼任河北省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面对全省各个系统的古籍收藏单位,如何去推动古籍保护工作,苏文珠面临重重困难,经费缺乏,人员缺乏,无行政隶属关系等等。

        经费不足,苏文珠争取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支持,几年来承办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的各类古籍培训四期,为省内培养古籍人员近300人次。

        人员不足,她从大学中招收志愿者进行培训。为了尽快推进全省普查进度,对于人员和设备缺乏的单位,她采取从省古籍保护中心抽调人员前去普查,或者将收藏单位古籍运来代其普查等办法,使全省普查工作进度突飞猛进。

        一干就是30年

        平凡岗位见真情

        苏文珠1987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专业,带着无限的向往来到河北省图书馆报到。她的第一个岗位是办理借阅,借还书籍都要经过她的双手。

        苏文珠在一线岗位上一干就是10年,即使摔伤右臂,在一系列迫在眉睫的工作面前,她几乎没有休息,不顾胳膊疼痛,一头扎进工作中。大量的文字工作需要打字,她只好改用左手,为写材料几乎天天熬到深夜。

        扎实的工作作风和好学上进的精神,使她很快展露出众的才能。1996年,苏文珠被调入特藏部,2003年开始全面负责该部工作。2012年被评为省直文化系统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2014年被评为全国古籍保护工作先进个人,2015年被评为燕赵文化英才。

        架起古今间桥梁

        书香飞进千万家

        为了发挥古籍的社会价值,苏文珠主动请缨,带领相关工作人员,组织策划了一系列宣传活动,相继承办了“中华古籍保护计划成果展”、“我与中华古籍”摄影大赛优秀作品巡展启动仪式、创客图书馆创意作品大赛等宣传推广活动。

        她还成立了一个由诗人、朗诵艺术爱好者组成的志愿者文化服务团体——“爱诵志愿者诵读艺术团”,为群众提供公益性文化服务,展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恒久魅力。诗人沙龙、文学创作交流、书画笔会、赠书仪式等蓬勃开展,一批批读者闻讯而来,从旁听到朗诵,从朗诵到写诗,有的走进“诗意”生活,有的走向诗人道路。

        苏文珠没有停下追求的脚步。她说,创新服务理念,为大众提供多样化、高水平的文化信息服务,是她继续探索的方向。新华社记者 白林  

  • 徐根保:“麻风村”的守护天使

        又一位老人要走了,徐根保默默陪在床边,两人对视良久,老人眼里透出温暖和安详,一行泪珠滚落枕边。

        “乡音未改,故土难归,弥留之际大多都会流眼泪。”徐根保说。

        位于南昌郊区的江西省皮肤病专科医院康复中心,俗称“麻风村”,住着一群与疾病抗争、与外界几乎断绝联系的人。这里高峰时有280多人,如今只剩下77位,平均年龄73岁,徐根保陪伴了其中绝大多数老人的最后时光。

        徐根保现为江西省皮肤病专科医院麻防科科长、康复中心主任。1989年,他作为一名专职麻防医生进驻这里。麻风病患者大多容颜损毁,四肢畸残,更面对人们对传染的极度恐惧,即便治愈,世人也避之唯恐不及。这种恐惧延伸到从事麻防工作医生身上。

        “别说年轻的医生谈对象,我们请人吃顿饭,人家也找各种理由回绝。”最初报名成为麻防工作者时,徐根保的新婚妻子就极力反对,他用最简单的道理向妻子解释:“麻风病就是一种细菌,用药把细菌杀死就没事了!”

        在“麻风村”工作10年的护士魏怡告诉记者,麻风病人伤口溃烂的气味很难闻,护士一般都戴着口罩和手套配合,徐根保却是直接用手托着病人的手脚清理创口、上药包扎,并一遍遍教他们下雨不要淋着,走路不要碰着伤口……

        “徐医生没有戴橡胶手套,和其他人不一样。”黄天祥在“麻风村”住了58年,进来之前还是一个20岁的学生。

        “一起生活久了,和亲人一样。”徐根保说。其实,并非所有专职医生对麻风病消除了恐惧心理,很多医生治疗时全副武装,徐根保是“麻风村”不穿防护服和老人握手的医生。除非必要,他在治疗过程中都坚持不戴口罩和手套。这样做,是为了消除麻风病患者的自卑、自弃心理。

        入住“麻风村”第50个年头,黄天祥老人迎来了第一位亲人,侄子的到来让他激动万分。然而,侄子来了却不敢靠近他,吃饭时一个人坐在门外。看到这一幕,徐根保端着饭碗和老人亲热地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侄子看后也默默走进房间,坐在老人身边。

        徐根保,这个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毕业生、省级专科医院的副主任医师至今仍像赤脚医生一样四处奔走,不是在“麻风村”里,就是在去全省各地巡诊的路上。据不完全统计,从事麻防工作以来,徐根保走遍了全省各地大小乡镇,普查村民逾7万人次,监测治疗病人4000余人次。在“麻风村”28年,这已是一个纪录,多年来医院的同事来了又走,坚持15年以上的只有徐根保一人。

        徐根保的付出与奉献得到了肯定。他获得过麻防战线最高荣誉“马海德奖”,被授予“全国麻风畸残康复工作先进个人”。今年,他又光荣地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新华社记者 高皓亮 李天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