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索要加班费 四点常识你知道吗

        劳动者根据用人单位的要求,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提供了额外劳动,用人单位应当支付加班费。司法实践中,因加班问题引发的劳动争议时有发生,“我加班了,为什么法院判我败诉,单位不用支付加班费?”日前,海淀区法院劳动争议庭法官结合审判实践,以案说法,对于“加班”及“加班费”问题进行了说明讲解。

        依据值班事实主张加班费难获支持

        小朱入职某物业公司,担任前台接待,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除常规工作外,物业公司还安排小朱每月二次夜班。8年后小朱离职,后通过仲裁及诉讼程序,要求物业公司支付加班费。法院审理后发现,物业公司虽安排小朱每月二次夜班,但公司提供有夜班值班室,值班室内设有床铺,夜班内容为接听电话,应对突发情况,且物业公司已经在每月工资中支付了值班费用。法院审理后认为,小朱的夜班属于“值班”性质,小朱以此为由要求物业公司支付加班费,缺乏事实依据,故判决驳回了小朱要求加班费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值班”不同于“加班”。用人单位因安全、消防、节假日等需要,安排劳动者从事与本职工作无关的值班任务,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支付加班费的,法院一般不予支持。通常情况下,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从事与其本职工作有关的值班任务,但值班期间可以休息的,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支付加班费,法院一般亦不予支持。以上两种情况下,劳动者虽然无法获得加班费,但可以按照劳动合同、规章制度、集体合同等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相应待遇。

        劳动者就加班事实存在承担举证责任

        小张入职某商场,担任售货员。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约定每天八小时工作制。4年后小张离职,并通过仲裁及诉讼程序,要求商场支付平日延时加班费3万元。诉讼中,小张主张,工作期间每天下班后都要进行盘点,因店铺规模较大,盘点时间通常在一小时以上,但商场一直未支付加班费。

        案件审理过程中,商场主张虽存在盘点工作,但盘点是在八小时工作时间内完成,商场并没有安排小张加班。再经过询问,小张表示除了家人的证人证言、上下班打车记录外,无法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商场曾安排加班。法院审理后认为,小张未举证证明在职期间存有加班,故判决驳回了小张要求加班费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第一款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因此,主张存有加班事实的劳动者,应提举有效证据证明用人单位确曾安排加班。如劳动者无法提举充分、有效证据,则有可能承担败诉风险,故建议劳动者增强留存证据意识,以便有效维护自身权益。

        适用综合工时制 加班费存有特殊规定

        2008年1月小方入职某物业公司,负责配电室巡查工作。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约定岗位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制。2015年10月小方离职,后通过仲裁及诉讼程序,要求物业公司支付休息日加班费及法定节假日加班费。审理过程中,法院查明:双方劳动合同约定小方在职期间适用综合工时制,且公司配电岗位已进行综合工时制(年周期)审批。由于排班工作,小方确存有周六日及法定节假日工作情况,但经过核算,小方每年的非法定节假日工作时间并未超过2000小时。法院审理后认为,小方要求休息日加班费缺乏相应事实,法院无法予以支持。但鉴于小方在职期间存有法定节假日加班情况,法院判决物业公司支付相应的法定节假日加班费。

        ■法官说法

        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企业,在综合计算周期内,某一具体日(或周)的实际工作时间可以超过8小时(或40小时),但综合计算周期内的总实际工作时间不应超过总法定标准工作时间,超过部分应视为延长工作时间并按《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支付劳动报酬。因此,实行综合工时制的劳动者,虽可能存在休息日工作的情况,但依据现行法律法规,诉请要求休息日加班费无法得到支持,但劳动者可依法主张延时加班费或法定节假日加班费。

        核算加班费的工资计算基数不得违法

        2015年1月小李入职某科技公司,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约定月工资4000元,其中基本工资2500元,岗位工资1500元;另劳动合同约定加班费以基本工资为计算基数。2016年1月小李离职,后通过仲裁及诉讼程序,要求公司按4000元标准核算并支付加班费差额。诉讼中,公司认为应按照双方约定执行。法院审理后认为,公司仅以“基本工资”为基数核算加班费,侵犯了小李的合法权益,故判决公司向小李支付加班费差额。

        ■法官说法

        加班费的计算基数应根据劳动者在正常工作时间所获得的工资报酬予以确定。实践中,部分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以劳动者月工资中的一部分,如“基本工资”“岗位工资”为加班费核算基数,该种约定侵犯了劳动者获得劳动报酬的合法权益,故通常情况下,劳动者就此主张加班费差额,可获得法院支持。                             常丽

  • 母婴入住月子会所 婴儿患病起诉追责

        宋某与其刚出生的孩子住进了某公司的月子会所,接受其母婴护理服务,但在宋某及孩子在入住期间,孩子脐带非正常脱落并出现感染,从而引发高烧症状,致其患上新生儿败血症,孩子一度出现生命危险。事后,宋某作为孩子的法定代理人将该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其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0万余元。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原告法定代理人宋某诉称:2016年3月其与被告签订了《服务合同》,约定由被告为其提供月子期间母婴护理服务。2016年7月宋某在北京某医院顺利诞下原告,该院的儿科医生诊断原告身体状况完全正常。之后原告及宋某入住月子会所,入住之时被告也对其进行了检查,证实原告肚脐干燥、身体健康。然而在入住期间,由于被告工作人员专业素质低下、护理措施不当,导致原告脐带非正常脱落,并且脐带脱落处出现渗液、红肿、感染,从而引发高烧症状,在此情况下,被告仍不积极采取合理医护措施或将原告送医诊疗,导致原告患上新生儿败血症,一度出现生命危险。宋某在对被告极其失望的情况下,将原告转院治疗,原告病情才逐渐好转。被告的行为给原告及宋某造成了极大的精神痛苦和经济损失,但其不但不愿意承担赔偿责任,还出言恐吓原告父母。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退还服务费并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0万余元。

        被告某公司辩称:公司没有责任,因为第一次发现孩子身体出现问题时公司派人陪同去北京儿研所看病了,儿研所诊断为没有问题,这一点有医院的诊断可以证明,所以孩子就出院回来了。公司每天都有保健医巡视,第二天保健医巡视时,发现孩子肚脐红肿,随即公司就派人带着孩子去儿童医院了。上述情况出现时,公司带孩子就医了,也进行了护理,尽到了应尽的义务。发现孩子所患的这种病,是有一定概率的,公司的护理没有问题,所以不认可是公司的服务造成孩子得了败血症。

        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并将于8月15日下午在顺义法院天竺法庭第四法庭开庭。

        张鹏飞

  • 办卡后关门大吉
    健身房被判退款

        日前,通州区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服务合同纠纷案件,章某将某健身公司诉至法院要求退还健身卡未使用的余额。为了健身办理健身卡本是好事,何故闹心诉至法院?

        章某为锻炼健身,在某健身公司办理了一张健身卡,在办卡时健身公司满口答应该健身卡充值2000元可以使用100次。然而,就在章某使用了21次后,该健身公司突然停业。章某与该健身公司协商退款,该公司一直拖延退款,最终在章某的坚持下写了书面退款承诺,然而之后仍未按照该书面承诺退款。章某与该公司多次交涉未果,诉至法院。

        最终,通州法院判决该健身公司退还章某未消费次数对应的款项。

        健身本是好事,但现在众多健身房经营能力良莠不齐,更甚者有部分健身房在劝说消费者办卡后金蝉脱壳,通州法院提醒大家在选择健身房时需谨慎,以防自身利益受损。                                    贺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