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行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京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年11月05日 星期四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剪纸红透黄土地
 

    贺继琴的剪纸艺术  

    屈永霞的作品《难忘师恩》

    陕北婚礼

    窑顶有顶花,炕上有围花,门上有门花,帘上有帘花,枕上布堆花,神龛虔诚花,这是位于陕北黄河边上农家小院常见的情景。年初我到陕北采风,一路驱车沿着滔滔黄河,从延川到佳县,寻找生长在民间的陕北原生态剪纸,这一程我亲眼见识了那些年过半百的老大娘、纯朴俊秀的小媳妇,借助一把小小的剪刀,运转灵活地在纸上镂空剪刻成风格独特的剪纸作品,传达着她们内心的向往,这小小剪纸不仅红火了平凡的日子,更红透了陕北黄土地。

    红艳艳的帐花

    红彤彤的缘

    黄土地、黄土窑、红窗花、红花轿,大河边上的小程村,一场原汁原味的农村婚礼正在进行。在陕北,娶媳妇、嫁女儿少不了剪纸,这个古老的习俗至今仍在延续,新房里鲜红的剪花到处都是,浪漫中透着美好。

    婚礼上忙活的贺彩虹告诉我们,婚礼上的剪纸大多出自她的手,在我们这里新房叫“帐房窑”,新媳妇进门先要坐帐,在帐房窑的中央剪一幅整张纸大的转花,叫做坐帐花。陕北人结婚,帐房窑内家具可以不放,但坐帐花却不能少。坐帐花的内容必须是以繁衍为内容的莲花、牡丹、石榴、笙、童子、佛手等纹样组成的图案,不管家境贫富,有坐帐花就喻意将来的生活红红火火。

    婚礼后,我们跟随贺彩虹来到了她的家,这是一个黄河崖上的农家小院,窑洞很静,几对剪成十二生肖、百鸟朝凤的窗花,挂在土窑,纯朴的风格像是要镂空光阴,刻下岁月,道出了绵绵心意。她家的墙上、炕上、柜子上到处都是剪纸,一炕红彤彤鲜活的画面跃然眼前。只见她边剪纸边唱歌, “青线线那个兰线线,兰格英英的彩。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人” 贺彩虹的嗓子很亮,原汁原味的陕北信天游,犹如酒之酒头,浓烈而香醇,曲调悠长回转,像口中咀嚼的枣一样,让人回味无穷。歌声一落,一幅憨态可掬的男女情爱图活生生地即刻展现,透着生命之美,孕育着天地相通最绚烂的祈愿。彩虹说,剪纸就是生活,她看到什么剪什么,唱起什么剪什么,难怪她的剪纸里到处是生活的影子。朴素的日常生活充满了对美好情感的追求,荒瘠的土地并不能阻挡文化的生生不息,剪纸文化以独特的韵律在巧娘指尖跳动。

    红灿灿的窗花

    红火火的年

    佳县古城建在高耸的山顶上,山下是深深的秦晋大峡谷,大部分民居是倚山而建,那满山遍野浅黄淡黄的窑洞顺着山势坡度任意舒展,似有规律又无规律地斜躺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大石凹中。一户户窑洞人家贴满了各式窗花和对联,整个山城像是一个鲜活的剪纸艺术展示空间。

    “二五扫窑窑,二八贴花花” 陕北人家对窗花、剪纸情有独钟。看路边一户农家院被剪纸装点得喜气盈盈,我们忍不住想一探究竟。推门进院,身材微胖的贺继琴大姐迎了出来,她说,如今一家四代人生活在一起,幸福的光景让她直想把生活都剪在红纸里。她家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满窗满墙的剪纸,把室内室外打扮得五彩缤纷。一幅幅剪纸以人畜兴旺、家口平安、益寿延年、五谷丰登、年年有余等吉庆祥和为内容又通过十二生肖、八仙庆寿、祥花瑞草、家禽家畜、民间传说、历史故事等题材生动地展现在眼前,让这简陋的房屋顿时蓬荜生辉。

    陕北春节有贴窗花的习俗,当地老乡认为贴窗花可以避邪,所以过年时家家户户门窗上贴窗花是必不可少的,就连孤身老汉也要向巧媳妇们讨要几幅剪纸贴在窗子上,图个来年大吉,谁家不贴窗花,被称为“瞎眼窗子”。到了初一,家家户户相互拜年的同时,少不了参观各家的窗花、门花和墙花。客人们坐在热炕上,喝着米酒,评点窗花,感受喜庆和欢乐。

    听着贺继琴的解说,我仿佛感到了热情的陕北人,在剪纸世界里享受年节的愉悦。墙上一幅反映原生态农村生活的剪纸作品《农家乐》引起了我的注意,映入眼帘的是一棵茂盛的枣树,这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大枣树一下就把人带到了浓浓的黄土黄河氛围当中,再看树下的情景,窑洞前鸡鸣牛叫,孩子们在快乐地打秋千,跳大绳,大人们辛勤地扛着农具下地,在地里锄草;老人们悠闲地在树下唠嗑,乘凉,一幅人欢畜勤,树繁花盛的农家乐和谐情景。对于贺继琴的剪纸作品,我是越看越爱,越看越觉得惊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细腻精美的剪纸作品,出自整年劳作的农村妇女粗糙的双手。贺继琴看我一直夸她,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说:“佳县的女人们,上至八十高龄的老婆婆,下至五、六岁的玩童,都能拿起剪刀剪出精美图案,我这算不了什么。”

    陕北剪纸就是这样舒展心性,自由创作,随心所欲地表现精神世界,抒发内心感情,把自己的人生感悟、理想愿望挥洒在大红的纸上。

    来佳县,我不能不去拜访有过一面之缘的佳县剪纸好手屈永霞。离开县城,我们沿着山路来到了佳芦镇的屈永霞家,这座小院可以说建在壁立千仞的陡峭悬崖上,站在院中,吕梁山脉、万里黄河尽收眼底,在我看来,这独特的住处很有几分难以言表的优美意境。

    知道我要来,作为老朋友的屈永霞很是兴奋,我一进家门,就给我看她的新作品《田园更甜》。这幅作品分成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表现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民住着土窑洞,吃的是熬瓜煮菜,靠喂小鸡卖鸡蛋维持日常生活开支,仅有的一头大猪是全年的主要收入。窑主人五十多岁,常年疾病缠身,未老先衰。下半部分表现的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好政策像春风吹进了塞上乡村,农民搬进了新居,五十亩的有机红枣园建起来了,观光、避暑、旅游的人多了,农家乐火爆了,同龄的窑主人调皮地上树掏雀窝,逗得树下的老伴儿和孙女合不上嘴。塞上乡村演奏着一曲和谐的交响乐。这幅作品并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陕北剪纸,手法虽纯朴,立意却充满生活气息,紧扣时代脉搏,是一幅不可多得的创新之作。

    这次到屈永霞家,她特地为我创作了一幅剪纸作品《凤凰不嫌松树丑》,画面上一棵长在山石上的松树,扎根贫瘠之地,树形不那么优美,但是与弱小生命为伴,心里装着生活,始终迎着太阳,特别是一只羽翼丰满,姿态华美的凤凰,亲切地落在丑松上,带来了无限吉祥。看着这朴实无华,情感真实的剪纸作品,我无比感动。是啊,一路上追随陕北剪纸的采风行程中,我分明感觉民间艺术生命力这样强大,正是缘于朴素的陕北人民发自内心激情!      

    山西省阳泉市教育局 白英 文并摄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京报网”简介 | 新闻发展总公司 | 新闻人才中心 | 北京日报广告 | 北京晚报广告 | 京报网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