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乡村图话 上一版3
   
 
标题导航
京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2年12月12日 星期三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二胡
师傅
  在前不久举办的赵建起二胡音乐会上,看着自己的徒弟登台献艺,老赵特别欣慰、自豪。
  用了30多年的乌木二胡是赵建起的最爱。
  赵建起在镇里负责礼堂舞台音响,帮各村的文艺团队指导排练,虽不是分内之事,却干得津津有味。
  平日里,赵建起夫妻俩也经常一起切磋二胡技艺。
  赵建起的学生上至60多岁的邻居,下至五六岁的孩童。
  在顺义区工人文化宫举行的“赵建起二胡、王志生笛子音乐会”,让更多人认识了赵建起。

  在京东顺义,赵建起的二胡有一号。师从中央广播民族乐团前首席二胡大师张连生,多次参赛获奖,曾被媒体誉为“京东第一把”。但是相对于这个明晃晃的头衔,赵建起自己更喜欢“二胡师傅”的称呼。

  赵建起1960年出生在顺义区的一个小村子,13岁开始在学校跟随音乐老师学习二胡。在那个物质生活并不宽裕的年代,赵建起的音乐梦想并不被大家理解,学了两年二胡,却没有一把属于自己的琴。15岁那年,听说当时的顺义县正在组建文艺宣传队,他跑去报了名。原本也没抱太大希望,没承想竟被当时在宣传队负责招生的张连生一眼相中,收为弟子。

  可是,赵建起的学艺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到宣传队没多久,张连生就调回市区了,为了把琴艺学精,赵建起仍旧坚持每周坐长途车进城,再倒上几次车,到位于西城区的张老师家学琴。特别是冬天回来晚了,要在寒风中走上十多里路回家。“咱这村里娃能找到这么好的老师不容易,自己吃点苦,值!”

  在老师的帮助下,赵建起的二胡拉得越来越好。但是,在二胡的演奏中,技巧固然重要,可如果缺乏感情的投入,拉出的乐声也是一样的苍白无力。这是赵建起一直坚持的音乐理念,因此,他在演奏任何一首作品时,都会从意境着手,以情感为切入口。为了拉好《赛马》,他还曾跑到坝上草原去体验纵马驰骋的感觉。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以炉火纯青的演奏技艺和对乐曲充满激情的诠释,连连收获奖项,被媒体誉为“京东第一把”。

  从一个土生土长的村里娃,成为二胡演奏能人,赵建起深知对于他的成长,“老师”是多么重要。因此,收徒,成了他业余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区的孩子家庭条件较好,学习音乐也比较便利,但很多镇村的孩子想找老师学乐器,却并不容易。”起初,他把培训班开在自己家里,可当他了解到有个叫周雪飞的学生,每次都是坐着爸爸的自行车,从杨镇赶30多里路过来,大冬天的小脸冻得通红,手要揉搓半天才能暖过来后,他决定把课送到学生家里去。打那以后,他又联系了两位乐器老师一起,每周开车接上大伙儿,到杨镇去上课。听说村里来了“二胡师傅”,周雪飞家的孩子越聚越多。

  现在,赵建起的学生已有300多名,包括大学教授、工人、学生、部队官兵、公务员、农民等。在仁和镇政府负责礼堂舞台管理的他,更是利用工作之便,给各村文艺团队进行指导。

  刘菲菲/文       

  张立朝/摄 JJ029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简介 | “京报网”简介 | 新闻发展总公司 | 新闻人才中心 | 北京日报广告 | 北京晚报广告 | 京报网广告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